您所在位置: 首页 >>
 
商祖白圭的财富之道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15日10时27分    文章来源:北大纵横

    提起古代大商人白圭,很多人可能没听说过,或者了解一二。实际上,历史传载他是中华民族的经商祖师,今天我们就向大家讲述他财富传奇的点滴故事。

  白圭,祖籍初周(今河南洛阳)人,生活在群雄并起的战国时代。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说:“盖天下言治生祖白圭。”意思是说“谈到天下做生意之事,白圭堪称为众人的祖师”。

  白圭以经营农产品为主,因擅长经营累致巨富并能回报社会而名满天下。由于白圭不仅积极从事经商实践,而且获取了巨大的财富并积累了丰富的经商理论及方法,他在晚年总结出一套系统的经商理论,为后世经商者引以为师,尊他为经商做生意的祖师爷。白圭的经营之道对后世影响甚为深远,他一生豁达仁义,不仅备受当时人们的尊重,还受到后世史学家的肯定,是天下商贾学习的楷模,宋朝宋真宗曾封他为“商圣”,民间把白圭称作“治生祖”、“商祖”和“财神”,其亲身实践的经商经验对现代人也具有良好的借鉴作用。

  作为一个获得多方面成功的富商巨贾,白圭留下来的经营之道,凝聚了其一生财富智慧的精华。白圭致富取财有道,他经商活动中常从大处着眼,通观生意全局,在具体的买卖经营上从不贪图眼前小利,也从不靠阴谋诡计等不正当竞争手段进行欺诈牟利。据《史记-货殖列传》记载,白圭做生意“乐观时变……;善为商贾……”。意思是说“以观察买卖的时势变化为乐趣……;善于抓住时机买进卖出而获利……”。其买进卖出的原则是“人弃我取,人取我与”,意思是说“别人大都要抛售的东西就收购过来,而别人大都认为要收购屯积的东西就卖给他们”。

  有一次,众多商户听说棉花要大丰收可能会降价,故而争先恐后地抛售棉花,有的怕砸在手里而不惜狠压价格以便尽快出手。白圭通过多方位地周密调查分析,于是便吩咐手下挂出大量收购棉花的招牌,一概收尽市场上所有现存的棉花。由于收购的太多,白圭只好派人花钱租地方来存放棉花。而那些卖完棉花的商户,听得小道消息说最近皮毛货物紧缺,又一窝蜂似的抢购买进皮毛。此时,白圭的仓库里正保存着一批上好的皮毛货品,他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卖出所有的库存皮毛,从中获利颇丰。后来,由于连绵不断的阴雨天气,棉花不但没有丰收而且严重歉收,于是那些手中已经没有棉花存货的商户便开始到处寻找棉花。这时,白圭便以很好的价格卖出了全部的库存棉花,又盘满钵满地赚了一大笔。之后又过了一段时期,市场上的皮毛出现显著供过于求,价格降得越来越低,很多商户都因亏损严重而后悔不迭。当时有些知名商户认为,在货品降价之机大量购进是愚蠢之举,容易占压有限的资金而难以自拔。但他们哪里知道白圭的经营秘诀,白圭的“人弃我取”是建立在对“众人‘所弃’商品”市场行情的准确预测,而不是无原则地购进“一味降价而无力反弹的商品”。正因为白圭发现了某些商品出现“人弃”,是因为市场波动而出现的短期滞销现象,其中一些商家因错误地判断行情而压低价格抛售形成市场上的“羊群效应”,白圭通过周密调研和冷静分析,从中看到这些商品存在未来热销的可能性,从而采取大量购进的“我取”经营策略。当“人取我与”的卖出时机来临之际,在众多商家缺少存货的情况下,当初采取“人弃我取”买进策略的白圭就能在此时获取丰厚的回报。

  不过,白圭与某些唯利是图甚至不惜损人利己之奸商贪贾的生意经有着本质的不同。他说:“夫岁熟取谷,予之丝漆;茧出取帛絮,予之食。”意思是说,“在丰收年节粮食供过于求时低价收购,同时将各种丝织、漆器等生活用品卖向市场;等到蚕茧形成时节低价买进丝帛丝絮用品,同时把库存的粮食卖出去。”这种经营手法,白圭名之为“仁术”,这正是他实行“人弃我取,人取我与”经营理念的具体表现形式,由于他这种经营策略客观上促进了市场货品的流通效率,有利于整体市场物价的稳定,既有利于百姓生活,又从中获取了应得的利润,可谓一举多赢,利人利己又利国利民。因此,可以说白圭的的确确是一位充满智慧的诚贾良商。

  白圭的“人弃我取,人取我与”经营理念,其关键点是要把握时势和时机。司马迁在《史记》中阐述,凡成功的商家都是“知时”的智者。例如,他说陶朱公范蠡“以陶为天下之中,诸侯四通,货物所交易也。乃治产积居,与时逐而不责于人”。意思是说范蠡“凭借陶地居天下之中的地理位势,四方与各诸侯国相通,是各种货物交易的集散地。于是发展生产、屯积货品,把握天时地利而不怨天尤人”。既然能通天晓地,把握天时地利,故上能安邦治国,下能经营致富,并带动周围的民众共同富裕。白圭正是因为能“乐观时变”,故能抓住时机运用“人弃我取,人取我与”的经营方略而获得成功。他的“知时”主要表现在他善于观察市场上货物买进卖出随时节的变化规律,进而预测未来的生意行情。白圭认为,一个有智慧的商家务必学会“知时”,即通过研究气候的变化,从中预测粮食生产的丰收、歉收、农灾等规律,进行买进卖出。他指出:“太阴在卯,穰,明岁衰恶;至午,旱,明岁美;至酉,穰,明岁衰恶;至子,大旱,明岁美,有水;至卯,积著率岁倍。”总体意思是说“在十二干支历法年的一个周期内,有若干发展变化的规律可循,一般每隔三年将会出现较大的变化。比如,前三年中出现一个好年景,那么此后的第三年往往就是大旱之年,而大旱之后又是涝年,涝年之后又是好年景。而在好年景和差年景之间,谷物的价格往往会有一倍的差异”。白圭还特别强调,一旦发现机遇,就要果断迅速行动。用司马迁的赞叹之语即“趋时若猛兽鸷鸟之发”,意思是说白圭“在捕捉到商机时就像猛售和鸷鹰扑向猎物那样雷厉风行。”

  在《史记-货殖列传》记载,白圭一向主张“欲长钱,取下谷;长石斗,取上种”的经营思想。意思是说“若想增长金钱,应购进下等谷物进行买卖;若想增加粮食产量,则购进上等粮种进行买卖”。由于粮食谷物是大宗商品,白圭就是基于上述原则指导生产种植和买卖交易的,他的这种经营理念既照顾到了农民的利益,又体现了智慧商人的长远眼光,使得他因此而发财巨万。

  白圭不愧被誉为中华商祖,他认真研习前人的经商经验,总结自己实践中的经商策略。司马迁曾高度评价说:“白圭其有所试矣,能试有所长,非荀而已也。”意思是 “白圭进行多种经营方法的尝试,能总结出各类方法的优劣势,不是简单地循规蹈矩就行了。”战国时代,国家的政治和军事地位远高于经济,而白圭却把经济提高到等同于政治和军事的地位。他曾说:“吾治生产,犹伊尹、吕尚之谋,孙武用兵,商鞅行法是也。是故其智不足与权变,勇不足以决断,仁不能以取予,强不能有所守,虽欲学吾术,终不告之矣。”大体意思是说,“我治理生产经营,需要运用名相伊尹和太公吕尚一样的谋略,就象孙武用兵那样知己知彼而百战不殆,又象商鞅执行变法那样依法行事。因此经营中若其‘智’却不善于权变,其‘勇’却不善于决断,其‘仁’却不善于把握获取和给予,其‘强’却不善于坚守,即使真想学习我的经商之术,但终将无可奉告啦!”

  在战乱频发的战国时代,保持诚信,做一个诚商良贾,正体现了白圭一贯崇尚的做人经商之道。他一方面指导农民优良选种育种以增加粮食产量,一方面抓住时机大量收购粮食并适机出售,不仅稳定了当时的物价和加速流通,同时积极促进了农民的生产信心和希望,充分展示出一个伟大商人的胸襟和智慧。作为一个富商巨贾,白圭却保持着简朴的生活习惯。史书记载他“能薄饮食,忍嗜欲,节衣服,与用事僮仆同苦乐”。意思是指他“能淡薄饮食,戒止奢侈贪欲,衣服穿着节俭,与部下仆役同甘共苦”。白圭的成功,在于他的审时度势和务实进取,既能分析探索经商中的客观规律,又能远离小富即安和唯利是图。其经营之道足以为后世所学习,其经营功绩足以做后人之榜样,白圭不愧是中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商人,真的堪称为中华民族的“商祖”。

  概括而言,商祖白圭的经营思想如下:

  人弃我取,人取我与;

  乐观时变,发如猛猎;

  长钱下谷,长石上种;

  薄食戒奢,与仆同乐;

  仁强智勇,将相方略。